的游戏第七季第四集剧情解析 全集熟肉在哪播哪里可以看

2017-10-19 05:24

  的游戏第七季第四集剧情解析 全集在哪播哪里可以看?本集题为《战利品》( The Spoils Of War),表面上意为战场上的缴获,其实Spoils还有、毁掉的意思——结合这集中的景象,恐怕真正想表达的,是“战争的性”吧。

  史塔克家“真正意义上的继承人”回来了,小指头自然要去献殷勤,不过他送的礼物比较特别,是第一季中曾用来暗杀布兰的龙骨柄匕首。

  贝里席只是简单介绍了匕首的来历,却不像上次那样讲明白——第一季中他告诉凯特琳匕首是提利昂的,但这次却对布兰说“不知道主人是谁”。

  小指头先赠宝刀,再套近乎,说很想帮助凯特琳:“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不在,但我现在为她而来,替她完成心愿,她的孩子。”

  随后就是表忠心了,我能为你赴汤蹈火,尤其是这么混乱的里……布兰突然说出了“混乱是阶梯”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。

  “混乱不是深渊,混乱是阶梯……唯有阶梯真实存在,攀爬才是生活的全部。”这句小指头的名言,是他在君临的王座厅里和瓦里斯面对面说的线)——此刻突然被布兰说出来,小指头瞬间变脸了。

  梅拉正好帮他“解围”——她是来和布兰告别准备回家的,无论她如何暗示,布兰始终没有表现出半点“人情味”。

  “我不是布兰了,我还记得身为布兰登·史塔克的感觉,但我现在记住的东西太多……

  已成为三眼乌鸦的布兰某种意义上来说,确实死了,他的视野变成了一个无尽往复的循环,也不再拘泥于曾经那个小男孩的身份,曾为他出生入死的梅拉的情意,他懂,却接不了。

  很有意思的是,上一次在君临,她被两名金袍子当成小乞丐拦在了红堡外(S1E5),这一次她又被门卫当成说胡话的农家小妹拦在了临冬城外,即便她提到了鲁温学士和罗德利克爵士也无济于事——因为他们早都死了,新来的卫兵并不知道他们。

  相比起当年那个说出“我老爸会把你们两个的头砍下来挂在枪上”的小姑娘,如今的艾莉亚不再锋芒毕露,也不再出言,她有礼有节、不卑不亢地说动了卫兵,沉稳内敛、风度翩翩。

  被带进城内等待时,艾莉亚看着熟悉的临冬城感慨万千,随后便去了墓穴。珊莎得知妹妹回来,立刻跑去相见。

  不过刚开始,两个人还是有点生分——第一季时,两姐妹的关系很不好,即便分别前的最后一面也是不欢而散……艾莉亚略微生疏地叫姐姐“史塔克小姐”,反倒是珊莎激动地先抱了妹妹。

  原本就不亲,又分离多年,场面一度有些尴尬,好在她们有共同的记忆:父亲。当珊莎说熟悉艾德面容的人都死了时,艾莉亚一句“我们还在”,迅速拉近了两人的距离。

  “我们的故事还将继续。”这一次,则是艾莉亚主动地拥抱了姐姐。此情此景,想到艾德曾对艾莉亚说的那句“在冬天里,我们必须彼此,互相照顾,珊莎是你的姐姐。”更是感慨万千。

  随后,两姐妹又和弟弟相见了。布兰说出了艾莉亚的过往、计划和名单,不光艾莉亚惊叹,珊莎更是收获了两份惊奇,除了再次确认布兰的能力,她也开始意识到艾莉亚之前说的“名单”并不是开玩笑。

  布兰顺手就把小指头送的匕首转赠给了艾莉亚,反正他无所谓,于是艾莉亚又多了一把瓦雷利亚钢匕首。

  珊莎则一针见血地点明“小指头没那么大方,他一定另有所图。”但显然,他们三个谁都不会轻易相信小指头。

  在开始交手时,布蕾妮比较轻视对方,却被艾莉亚用“水舞者”的身法屡屡破招“被拿有效分”,她意识到小姑娘有足够实力,便也开始认真对待,依靠身材优势一时踢倒了艾莉亚,导致后者也认真了起来。

  在缝衣针被击落后,艾莉亚在使用水舞者身法的同时,又结合了无面者的刺杀手法,用更灵活的匕首制住了布蕾妮。

  目睹这一切的珊莎终于明白,如今妹妹也成了世外高人……亲人团聚可又都倍感陌生,而在身边有小指头窥伺的情况下,妹妹和弟弟都如此“招摇、不省心”,珊莎更是心力憔悴,只好轻声叹息后离去。

  就像艾莉亚说的,珊莎如今真正称得上是“史塔克小姐(夫人?)”了,此时露面她就在为捉襟见肘的粮食着急——相比起一心打异鬼的琼恩、丢了半条魂的绿先知布兰、身手不凡的无面者艾莉亚,她才是在操持家业的史塔克。

  除了罗柏和瑞肯,另外三个兄弟姐妹都“死而复生”过,只有珊莎,一直伤痕累累地努力活着。

  此时本该温馨不已的狼窝里,却混有一只心怀不轨的嘲笑鸟:培提尔·贝里席。

  小指头在临冬城做的事一直都没出错,只不过,这个“的游戏”中技术最好的玩家,这次碰到一群开挂的对手。

  在布兰说出自己不被外人所知的人生信条时,小指头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惊慌无措,尽管短暂,但此刻真有种被的恐惧(艾伦叔演技点赞)。

  等他看到连艾莉亚也回到临冬城,三姐弟一起聚首的时候,脸色就变得更差了。

  小指头本想操控珊莎,但当年单纯的小丫头现在已经很不好了,这时候又回来了两头小狼……小指头不禁陷入沉思。

  而见识到艾莉亚更胜布蕾妮的身手后,小指头心里越加烦躁,最要命的是,艾莉亚并没有给自己什么好脸色,满是怀疑和。

  须知当年艾德在君临被抓的一直,狼家孩子谁都说不上来小指头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——可是“熟悉父亲面容的人”中,小指头正好是极少数还活着的人……

  珊莎的和防备,布兰的平静和视野,艾莉亚的技术和警戒,小指头你真的了。

  琼恩又有了一个“统一战线”的好主意。他邀请丹妮莉丝进入了即将开采龙晶的山洞,并带她参观了上古壁画。

  “Φ”字形图案(S1E1)和“花”型图案(S3E3)都曾是异鬼后摆出过的“艺术创作”,再结合森林之子创造异鬼的历史,能有不少可能的解释,延续森林之子的图腾,某种魔法仪式的必备工作,或者就是摆给三眼乌鸦看的……

  琼恩向丹妮莉丝展示了大家曾并肩作战,对抗共同敌人的过往,他们也应该“捐弃前嫌,戮力齐心,共同奋战。”

  说了半天,又是要把我往你的子上带啊……意识到琼恩目的后,丹妮莉丝这次没有大发雷霆,她并非不知好歹,“我会为了你、为了北境而战,只要你屈膝臣服。”不得不说,这次龙母进步许多了。

  但琼恩依然囿于北境人民们的骨气和脾气,不敢随意代表别人做出选择……

  “他们的命不比你的骄傲更重要吗?”类似的话,琼恩也对曼斯·雷德说过……我突然想起了“降服王”托伦·史塔克,他曾是北境之王,直到伊耿一世和他的龙到达北境,为了避免北境涂炭,他向伊耿称臣,随后被任命为临冬城公爵及北境守护。

  出了山洞,提利昂和瓦里斯带来了坏消息……盟友几乎全灭,这次丹妮莉丝终于发了脾气,也公开质疑了提利昂是不是有意作梗,所幸没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……她想骑着龙去把红堡付之一炬,自然遭到了反对,这时,她征询了琼恩的意见。

  “别人跟你,是觉得你能创造新世界……你要是把他们烧了,就和他们没啥分别。”在琼恩的劝阻下,丹妮莉丝选择把她的怒火倾泻到别的地方去……

  女王离开后,琼恩和戴佛斯又遇见了弥桑黛,一起聊了会儿民俗后,她还顺便明志了一番:“她能成为女王不是因为她爹是谁,而是我们选择她。”

  上集过后,包括我在内不少人都开始弥桑黛可能是龙母身边的,但从第三季出场到现在,她真是无懈可击的……但愿是想多了。

  另外,都在说现在丹妮莉丝和琼恩两人眉来眼去,这个时候,推波助澜的“僚机”就很重要了。

  女方这边是活精、前不久还跟无垢者灰虫子爱爱过的闺蜜弥桑黛,琼恩求见时的小眼神堪称神助攻。

  男方这边同样是活精、见惯大风大浪通晓人性百态的戴佛斯,你越不想提丹妮莉丝我就越要提,就喜欢看你们小年轻脸红的样子。

  琼恩和席恩见面时,琼恩死盯着对方看,而席恩则是下意识地回避,等到避无可避了才先打了招呼,一副心虚样。

  另外,他回龙石岛是来求丹妮莉丝去救攸伦手上的姐姐,可见雅拉应该有很大希望还活着。

  本集延续了上集瑟曦与奈斯托斯的谈话,“兰尼斯特有债必偿”,瑟曦通过对高庭杀鸡取卵,迅速得到了可以铁金库的金子,连奈斯托斯都惊叹瑟曦比泰温还生猛。

  这句话很好理解,但我总觉得“话里有话”,这就要联系到上集我的疑问:布拉佛斯是由奴隶建立起来的城市,本身就是最反奴隶制的,铁金库投资奴隶湾的生意很有违和感,现在又来向曾经有过信用污点的瑟曦示好同样古怪……会不会这次支持,是一出计谋?

  另外,大名鼎鼎的黄金团也出现了,按瑟曦说,黄金团居然是被科本说动来“弃暗投明”的……科本现在是首相,本事大了。

  如果一切都像字面意义上那样简单也无话可说,但如果不是……结合铁金库的本质,还是难免又要让人“论”了。

  不管怎么说,奈斯托斯明确表示会继续支持瑟曦,只要金子到位。而高庭珍藏的金子,确实被运到君临了——

  在离开高庭时,詹姆就让运送黄金的马车快马加鞭赶去君临了,所以瑟曦钱是到位了的。

  下面将详细图解本集最终的大战,这场仗从多个角度展现了战场,参战人物和都属“大牌”,维度和视角相比从前也都有不小的创新,在我心目中足以排进GOT大战前三的。

  离开高庭时,蓝道·塔利向詹姆汇报说已把高庭的谷仓搬空了,但是河湾地的庄稼还有待征收,于是詹姆又让波隆协助塔利父子去抓紧收粮。

  这透露出几个重要信息:瑟曦女王如今真是个空架子,缺钱少粮,急需补给,谁都没法忽视河湾地这片维斯特洛上最富庶的王国,只不过泰温选择联姻,而瑟曦直接抢;冬天即将来临,现在连河间地都下雪了,南方的王领地和河湾地也即将飘雪,再不赶紧储粮,恐怕撑不过这个危机重重的漫长冬天(维斯特洛气候特征,春秋极短,夏冬极长)。

  金子虽已运达君临,但粮草辎重和大部队的行进速度依然缓慢,蓝道说:“我们需要在天黑之前让最后一批马车渡过黑水河。前头如果中了埋伏,后方根本来不及增援。”

  黑水河差不多是河湾地与王领地的分界线,这说明大军其实离君临已经不远了,所以龙母大军抵达还算合理,而这个作战地点,也与当年征服者战争中“怒火燎原”战役极其相似!

  两人随后的意见不合,也体现出詹姆更护短,像个高贵骑士,而蓝道更严厉,确实是个帅才。

  詹姆和波隆还没听完狄肯·塔利首次上战场的感受,就听到了嘶鸣声和马蹄声——于是立刻备战,日防夜防的多斯拉克骑兵来了!

  看到敌人的数量后,感觉胜算不大的波隆立刻想脚底抹油,就詹姆逃走,因为这样他也能更名正言顺地一起溜了。

  比起君临的,人们的蝇营狗苟,姐姐的渐行渐远,孩子的接连离去……还是这样非生即死的战场更适合自己啊。

  丹妮莉丝发现了……不过卓耿已经回头,这一次它可不是人,而是迎面喷出了龙焰。

  或许詹姆已准备赴死。但波隆不答应——他虎扑而上,把詹姆推下了马,两人双双落入河中。

  但即便侥幸偷生,这场战斗的结果也没有悬念了,就像“战争的”一样,不可逆转。

  这场平原野战,如果只是兰尼斯特军VS多斯拉克军,那詹姆还是有胜算的,但因为有龙,所以变成了一场力量不对等的较量……而此次大胜,丹妮莉丝付出的代价同样不小,多斯拉克人的死伤先不论,卓耿的负伤也意味着它日后将暂时退出战场(第五季中了些长矛都要一阵),更关键的是,这次“怒火燎原”烧掉了河湾地许多粮草……凛冬将至,而学士们纷纷预言这个冬天将特别漫长,会有多少人能够活到下一个春天来临时呢?